2014年10月11日 星期六

1031011‧【百岳】中橫大辣屏風山三日新舊路O走(Day 2)




清晨5:30,在松樹林裡,還是一片漆黑,回頭走到松針第二營地,找到岔路口上切很陡滑,但不到5分鐘即可看到塔次基里溪支流,水量很大,小心心正想要裝水時,有一位台北領隊說前面有水源,一副我們在這裡揹水是笨行為的樣子,於是小心心只裝了一水壺保險,叫我不用裝了,省得背重。在溪邊天色漸亮,約等10分鐘小卿他們到了,就起程出發。

接下來的路就在樹林雜草裡尋找路跡,破損又褪色的布條,的確會減緩速度,有時在長得比人還高的芒草中,路跡更是不明顯,一群人不斷的在芒草中游泳,渡過那些叢林關卡,偶爾會看見小腳丫新綁的白布條加強指引,這時會非常感謝這些默默付出的山友,小心心也將不明顯的布條重新綁在容易走錯的地方,方便後人辨識。

這條新路基本上就是一直往上切,沒有上上下下或平坦之處,只有分非常陡和普通陡,不斷陡上的結果,不是小腿緊緊痠痠而已,我的雨鞋已經開始磨腳後跟及腳窩,穿雨鞋通常是怕下坡凸腳趾頭,磨腳後跟這倒是第一次,說也奇怪,明明有穿護踝,又有二雙襪子,居然還會磨腳後腳跟,我是具有一流的忍痛功夫,還是繼續不停的走,直到休息時,才脫下雨鞋調整一下襪子,我的雨鞋裡還會藏一雙襪子,放在腳踝前面,可以擋住腳踝,避免腳趾往前凸,這時就把這雙備用襪移到腳後跟,減少腳跟與雨鞋的磨擦機會。

大約在海拔2500公尺遇到三位台北來的山友,他們說不登頂了,我們好奇現在才早上89點,為什麼不登頂了呢?他們說領隊嫌他們速度慢,叫他們不要登頂,於是就放任他們自己走,也沒有押後的嚮導,在這路徑不明的山路上走,沒有地圖、GPS、高度計等任何指引的工具,實在是很危險,我們非常驚訝這個領隊的不負責任,於是小心心就答應讓他們跟我們走。一路上這3位被遺棄的山友訴說這個領隊不專業的事跡,讓我們覺得很不可思議,慎選領隊佷重要,篩選隊員也很重要,一趟山行之旅,其中暗藏著很多危險因子,每一個環節都必須計劃好,缺一不可。

走到海拔3000多公尺時,碰到一位山友下來,以為他登頂下山,正想詢問登頂還要多久之際,他說「走了4小時,怎麼還沒走到合歡金礦營地,想說是不是速度太慢,於是折返不登頂,芒草很高又路跡不明,他跟不上領隊,一個人走得心慌。」,我們說「這條是新路,根本不會經過合歡金礦營地,領隊沒有告訴你嗎?」,自己走的是那條路都不知道,真是令人傻眼,我們告訴他再爬升200多公尺就可以登頂了,跟我們一起往上爬吧,結果被遺棄的三位山友跟上來,才發現是他們同團的朋友,於是我們4人小隊,又壯大成18人大隊。

所以,不管是跟商業團,或是自組團,只要走在山林裡,都有機會變成「獨攀」,我去聆聽迷途課程時,講師問大家「你贊不贊成獨攀?」,將近全數人都表示不贊成,但是講師說,其實我們常常變成「非自願性的獨攀者」,當你前後都看不到人時,就變成獨攀了,如果是「自願性的獨攀者」,會做足功課,山況路線、路程距離、所需時間、地圖、指北針、GPS及必要裝備…等都會準備好才上山,但是這種「非自願性的獨攀者」通常都不會做功課及帶裝備,只是很單純的想著「我繳了錢,跟著領隊就沒錯了。」,但是在山林裡面,只要距離差5分鐘的路程,就有迷途的機會,所以再怎麼無法背重,預防迷途的裝備也不可離身。我的登頂包一定會有:水、大垃圾袋(或求生毯、或外帳、或地布)、頭燈、行動糧、藥品(高山症用藥、外傷護理用品)、雨衣褲、保暖衣&帽、襪子、地圖、指北針、哨子、奇異筆、小刀、爉燭…,這些小東西其實一點也不重,但是它在迷途時會救人一命,切記!切記!千萬不要空手登山,就算有隊友亦步亦趨的跟著,救命背包永遠也不可離身。(1)

因為沒有里程標示,也沒資料訊息,只能靠GPS的高度計,來計算路程的時間。GPS跑得有些慢,就趁著每隔一小時的休息時間,看看高度計,大約抓出我們一小時可以爬升250公尺高度,預計中午前即可登頂。

因為聽信那位台北領隊的話沒揹太多水,一路上都沒有碰到水源,我們非常節省飲水,但還是顯得捉襟見肘。我們一路都在想,怎麼還沒見到那位台北領隊下山,終於,在途中看到他將空鍋具及爐子放在一個定點,我們討論著他可能也沒有走過這條新路,隨便信口開河告訴我們有水源,真是害死人了,還好我們有裝一點水,沒有完全聽信他的話。就在快要登頂時,那位遺棄人的台北領隊突然從草叢裡鑽出來,看到他的四位隊員也走到非常的訝意,直說「哇~你們上來了,快到了~快到山頂了~」,我們真想臭他二句。看他不是從正常路徑走下來,肯定也是迷路了,這樣的領隊,真是讓人直冒冷汗,屏風山不是好惹的山耶~這樣丟包隊員,實在太恐怖了。那四位隊員說要跟我們從舊路下山,他也很高興的說好,連跟著他一起登頂的隊員,也趁機說要跟我們一起走下山,只剩12位隊員跟他從新路下山。

11:50順利登頂,新路上來走了6.3小時(含休息),好像也沒有省到多少時間,一路上都在樹林裡、草叢裡鑽,沒有什麼展望點,感覺就像在走中級山練體能一般有點無趣,只是沒有危險地形,這點倒是讓人安心許多,不過,如果沒有做足功課,卻是有迷途的風險,在沒有標示、特殊景點的路線上,如果沒有GPS等裝備告知定位,還很難救援呢,關於這一點想嚐試新路的山友不可不慎。

屏風山三角點腹地很小,快速照完登頂照後,由舊路下山,這時才看到美麗的展望,那險峻的奇萊北壁就在眼前矗立著,奇萊東稜橫亙於側,配著湛藍的天空、青綠色的樹木與草坡,這才是我要的百岳美景,只可惜美景就這一小段而已,接下來又進入了樹林拉繩陡下,後又有驚險的碎石坡,這裡土石特別鬆軟,碎石很多,腳步一移動,就會帶動石塊滾落,這時大家都小心奕奕拉開距離,因為前幾天才看到新聞有山友被落石擊中。幾處驚險路段過去後,小心心就快馬加鞭先去最後水源處燒水等我們,因為大家的飲用水都快用窰,剩下我和谷哥結伴慢慢走。

不斷的通過危險地形及陡下的路,大家的腳也有些累了,聽著被遺棄的台北山友生氣抱怨說,他看到行程上面明明是寫「輕鬆走」才來的,怎麼一點也不輕鬆呢!? 我聽了心裡不免苦笑,認知的差異,真的會害死人,輕不輕鬆真的是主觀感受,還是老話一句,上山之前一定要做功課,不論是跟商業團或自組都不可免,才不會誤以為是來屏風山郊遊的。

在最後水源吃了小心心煮的水及麵才又起程,沒多久,又碰到一處坍塌地,是一個沒有踩點的大石壁,而且不斷有水流下來,雖然綁了很多繩子,依然非常困難通過,尤其我又腿短,中間沒有腳踏點,實在不敢直接溜下去,還好台北山友協助我,幫我用登山杖做踩點,再貼著石壁溜下去,這時已經無法顧及全身都沾滿了泥巴,只慶幸自己能順利通過。

到了合歡金礦營地,看見那些被遺棄的台北山友突然眉開眼笑,原來他們另一位信賴的領隊,特地從台北趕來合歡金礦營地迎接他們,並且安撫他們受傷的心靈,於是小心心就放心把這五位山友交還給他們領隊,卸下重責大任後,在天黑之前趕回到我們營地,圓滿結束今天整整12小時「新上舊下」的登頂行程。

回到營地又要繼續去接岩壁的涓滴水源,好心的友隊接了一大鍋的水,先分了我500cc煮晚餐,因為今天中午沒煮,所以晚上就將二份肉一起下鍋,變得好豐盛,再加上大熊分了一些洋蔥及紅燒鰻罐頭過來,晚餐吃得好飽好滿足,我爬山再累也不會影響食慾,胃口超好的。

將滿身的泥巴擦擦弄弄,換上乾淨的備用衣褲,準備早點休息,睡意正來時,就不斷作往下掉的夢,一直被嚇醒,舊路的確比較驚險,雖然我沒有驚嚇到,但也許壓力都潛藏在心裡,所以才會一直作跌倒的夢。白天缺水,晚餐拼命補水,夜晚一直出來解放,這一夜睡眠斷斷續續的,不如前一夜好眠,也趁機出來仰望樹稍空隙中的天空,隱約看到閃耀的星星,說也奇怪,黑嘛嘛的營地,靜悄悄的沒有聲音,卻讓我得到安定的力量,這時真的有種「好逍遙」的fu哦~哈~

(待續…)

  
【精彩照片】

新路一開始會通過塔次基里溪支流

塔次基里溪支流

塔次基里溪支流合照(小心心提供)

這段路林相最美

休息時間,抬頭看看綠葉及光影

像廣告片,帥勁十足~

美麗的森林(小心心拍攝)

筆直的鐵杉

要來飛岩走壁了(小心心拍攝)

攀岩

眺望鋸齒連峰

與台北山友登頂合照

奇萊北壁

屏風稜線風光

美麗山景


左後背景是屏風山


奇萊北壁的岔路指標

陡下

鐵杉

拉繩陡下




台北山友,要過沒踏點的崩塌地了,多謝他們出手相扶

 在合歡金礦營地移交台北山友給他們的領隊,
臨別合影~(小心心拍攝)

豐盛晚餐,牛肚多到滿出來了~




【行程記錄】

D205:31松針營地(III)→05:45松針營地(II)岔路→05:49塔次基里溪支流(等友隊10分)→06:40海拔2230M(休息6分)→07:34海拔2488M(休息8分)→08:28海拔2700M(休息17分)→09:28海拔2896M(休息9分)→10:38海拔3100M(休息14分)→11:50登頂屏風山三角點(停留19分)→12:09下撤→12:54三叉路口(奇萊北壁岔) →13:17大碎石坡→15:37最後水源地(休息16分)→16:12崩塌地爬流著泥水的岩壁(停留17分)→16:30合歡金礦營地(停留13分)→17:30松針營地(III)

總公里數:14.3公里
累計爬升:1377公尺(海拔2019~3257公尺)
移動時間:9.8小時(全程12小時)
背包重量:45公斤



【備註】

1:請參考,健行筆記-【戶外百科】小背包裡面裝些麼東西?
2:新路雜草叢生,布條不明顯,搜救不易,一定要做好功課,帶器材設備再前往,以避免迷途。新路適合上山,不適合下山,下山角度關係,不易看到布條,而且路滑下坡較吃力。


【地圖資訊】

太管處地圖

上河步程圖

本次路線圖

1031011高度圖






【下載航跡檔/地圖】

1031010-12‧中橫大辣屏風山三日新舊路O走
KML







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