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11月21日 星期三

1011121‧【登山安全】登山意外的省思(1)

(比起男主角Joe的傷勢來說,我的痛真的不算什麼,
他可以爬回去,我也應該可以…)
(圖片引用自開眼電影)

每次登山我都像吃了興奮劑般的亢奮,面對美景、面對登頂的挑戰,我總是充滿熱情與活力。這一次,卻走到快要睡著的感覺,畢竟這一天已經走了近20公里、歷時14小時,天候已經變了,面對沒有展望的加利山,實在沒有讓我登頂的欲望,畢竟三個月前才來過,不如省點力氣,因為回到馬達拉溪登山口山屋還有陡下6公里的路程。

坐在加利山登山口等隊友,不消三分鐘我竟然等到睡著,一陣冷風把我吹醒,我意識到我真的睡著了,不行,再不走這樣會受涼,所以決定起程獨自往山下走,早點走到,可以早點休息,再走2公里到九九山莊,也許可以碰到前面隊友結伴同行。走著走著,路基愈來愈不明顯,全部都被剛割過的雜草所掩蓋,「怎麼搞的,割草卻不清理,明明知道山上還有人沒下山,這樣的路況非常危險…」我心裡怒罵著,才想起上山前遇到莊主,說要割草讓步道好走,可是怎麼會割了草卻不清理,林務局應該是維護一個安全的國家步道給登山客使用,怎麼卻反而變成增加我們登山客的危險呢?才提醒著自己要小心,就在窄窄的路基上滑了一跤,整個人就180度翻轉到山溝,山溝雖然不深,但不知碰到什麼硬物,頓時腳踝的疼痛,讓我不斷在腦海翻滾著一句話「慘了,還剩5.3公里的陡坡,要如何走下山呢?」

稍坐片刻,痛楚一陣過去後,開始審視傷勢,拿出自備急救包裡的撒隆帕斯,為自己做簡單的救護,告訴自己也許休息一下就會好了。等待十多分鐘,後面的隊友仍不見蹤影,我只好勉力起身走走看,只要撐到4K的九九山莊,應該可以得到幫助。

攀越冰峰(Touching the Void),幾年前看過,最近又再看了一次,主角受傷後獨自從冰河裂隙一路爬過看不到路的冰原、尖銳的礫石堆,又是滾、又是跳、又是摔,歷經三天的奮勇向前,終於爬回營地…,那種痛苦、那種求生意識,這時都浮現在我的腦海,雖然每踏出一步都是一陣痛楚,但我心想,比起男主角Joe的傷勢來說,我的痛真的不算什麼,他可以爬回去,我也應該可以…

電影介紹:
http://app.atmovies.com.tw/movie/movie.cfm?action=filmdata&film_id=ften00379557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