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11月16日 星期五

自在生活‧1116‧「一個人的老後」住院體驗記(2)


(相片摘自網路)
第二天11/13上午10:30 終於輪到我要開刀了,醫師解釋完半身麻醉的情況後,我完全沒有要求醫師把我打昏,很鎮定的被推往手術房,其實現在醫護人員很注意病人的感覺,每做一件事之前,都會告知病人,我現在在做什麼、會有什麼感覺…,讓人很安心。


在進入手術房前經過一個擠滿一堆人的房間,我問「這是家屬等待室嗎?」,護理師回答是,難怪,這個房間的氣氛的確不同,大家臉上充滿著焦慮,不知親人何時會手術完成,的確是滿磨人的,還好,我的親友不用受這個折磨。進了手術室之後,就跟醫生、護理師聊起受傷經過,他們聽說我爬高山,醫生也有爬過嘉明湖,就開始聊起登山的種種,連打半身麻醉會令人緊張的脊髓注射都鎮定得不得了(應該是說開心得不得了)。漸漸下半身沒有了感覺,雖然知道面前會有一塊遮布擋住我的視線,但我真想看看開刀的情形,因為很愛看「實習醫生」、「豪斯醫生」等醫務影集,對這些場景是熟悉的,我一點也不感到懼怕,反而有種在看影集的興奮。

一台螢幕推到我的視線範圍,從螢幕的反光剛好可以看到醫生的手正在操作,因為是平面反射,當然是看不到血淋淋骨頭的啦,不時聽到螺絲起子的聲音,哦醫生正在幫我鑽鋼釘哦,我的心跳聲非常的平穩,讓我一度覺得非常無聊,幾乎快要睡著了,直到護理師說要縫合了,我又轉向螢幕看醫生在縫合的雙手飛舞著,就這樣一路監督開刀過程,最後護理師給我看打釘的X光片,一片鋼片上釘了5根鋼釘,有1根特別長的鋼釘,好像在看別人的腳一般,我平淡的點點頭。

中午12:10,手術完後會先推到恢復室觀察30分鐘,有無想吐或其它不適,下午13:00推出恢復室進到家屬等待室,護理師大喊「某某某的家屬,已經開完刀了!」,看著一堆心急家屬的眼光掃射過來,我趕緊說我沒有家屬,她才交待直接把我推回病房,唉呀那種場景該怎麼說呢!?...真慶幸沒有家屬可是那護理師一定想,怎麼這麼可憐沒有家屬!!

回到病房,隔壁床已經出院了,她單身有小孩,住院一個人,有弟弟會來送便當,過年雪祭去北海道看企鵝,被小朋友推擠跌倒,也是傷到腳踝,病況幾乎跟我差不多,而我又去過北海道二次,企鵝我也去看過,所以我們還聊了挺起勁的,這次是來拆鋼釘的,所以只住了三天就可以出院了,我們順便交流手術及術後的經驗。想想,在雪地這樣一摔也骨折,所以人真的是很脆弱,不是登山才危險,其實風險無所不在。

我覺得餓了,護理師說只要不會想吐、有胃口就可以進食了,我灌了幾大口的水,吃了一個巧克力蛋糕,護理師見我一付精神熠熠的樣子,我說全程監看手術,一點也不覺得累,呵呵那是麻醉還沒退時說的大話,在4小時後,我痛到連腰都酸痛,趕忙按鈴請護理師來幫我打止痛針,「怎麼動作那麼慢呀!?」一定是我剛才講話太鎮定優雅了,一點都不像快要痛死的病人,身體不斷的扭動,唉申吟聲不斷,這時我才知道什麼叫做「無病申吟」,如果旁邊有人一定很想打我,因為我自己都覺得受不了這種申吟聲了。終於,護理師來了,我又強作鎮定笑著說,「我痛到腰都酸了!」,20分鐘之後,我終於真的鎮定下來了,不知是藥性或是與疼痛搏鬥的筋疲力竭,我睡了一個好覺。

17:00醒了,因為晚餐送來了,沒親友送餐,也不管醫院伙食如何,訂餐就對了,還好我也不挑食,更慘的是,我根本是胃口大好,整天是吃飽睡、睡飽吃,真是個養豬假期,最後只好限制自己白飯只能吃一半,不然這樣下去還了得。有了尿管,連下床都不必,有護理師幫忙打理,我整天只是翹著二郎腿(冰敷消腫),看雜誌,護理師也覺得我太有精神了,一點也不像是病人,我突然覺得我根本是來渡假的吧!?


(待續…)


【延伸閱讀】

自在生活1116「一個人的老後」住院體驗記(1)

自在生活1116「一個人的老後」住院體驗記(3)

自在生活1116「一個人的老後」住院體驗記(4)

自在生活1121「一個人的老後」住院體驗記-番外篇




沒有留言: